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激情小说  »  金鳞岂是池中物第一百三十一章 “授勋”仪式
金鳞岂是池中物第一百三十一章 “授勋”仪式

  侯龙涛把司徒清影从薛诺的身上拉了下来,跪坐在她并拢的小腿上,开始解她仔裤的扣子和拉链儿,"小白虎,自己脱上衣。""就不。"女孩儿很倔强的看着身上的男人,把双臂一摊,一幅"你要怎么样随你,反正我不配合"的样子,可她的眼里却全是调皮的神采和深深的依恋。
  "我来帮她脱。"薛诺跪倒在姐姐身边,开始把她的紧身T-Shirt往上拉。
  "不用管她,不听话就让她在边儿上看着。"侯龙涛往前一蹭,抱住了薛诺雪白的身子,伸在口外的舌头插进了她的小嘴儿里,右手从她的背后伸入她的双臀间,手指在她的屄缝儿末端和紧闭的小屁眼儿上按压。
  任何事情都有个轻重缓急,薛诺得到了恋人的疼爱,也就不管姐姐了,她合上美目,脸蛋儿上出现了娇艳的晕红,双手全都转移到了身前,在他结实的肌肉上深情的抚摸着,"涛哥…"侯龙涛转为弯腰吸吮女孩儿的小乳头儿,手也顺着她光滑的屁股和大腿,移到了她平平的小肚子下,食指一用力,虽然因为爱液的缘故,插入很轻松,可一旦进入了她的身体里,阴道内的嫩肉立刻就把手指有力的缠绕住了,非得用点儿力气才能抠挖、抽插。
  薛诺抱着男人的头,口鼻中发出轻微的"啊啊"声,双腿产生了美丽的颤抖,分的更开了,一道儿清澈的淫水儿顺着她的大腿缓缓的流到了床上。
  "臭男人。"司徒清影骂了一句,从男人的腿间退了出来,但还是自觉的把上衣、乳罩儿和仔裤脱了下来,只留下一条白色的T-Back小内裤,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,她到底还是忍不住了。
  女孩儿跪到侯龙涛背后,抱住他的身体,探头舔着他的脸颊、后脖梗儿和肩膀,还把两颗圆滚滚的乳房顶在他厚实的背脊上,用力的挤压、搓动,已然勃起的奶头儿都被顶回了柔软的乳肉中。
  侯龙涛腾出左手,伸到后面,抓住了身后美女的左臀瓣,那种弹性十足的屁股就是需要大力的揉捏。
  何莉萍回到卧室里,把手里的黑色公文包儿往床上一扔,坐到男人的身边,摸了摸他的手臂,"还说要办正事儿呢,你呀,色心高于一切。""谁说的?"侯龙涛抽出薛诺阴道中的手指,舔干净上面的粘液,一抖身子,把背后的司徒清影甩到了旁边,翻身压上去,"我现在就办。""干什么?"司徒清影被男人这么扔来扔去的"玩儿"了两次,有点儿不高兴了,"你把我当麻袋了?""我答应你的事儿都办到了,该是你履行承诺的时候了。""什么承诺?"
  "这个,"侯龙涛从包儿里掏出一把文身枪,在女孩儿的面前晃了晃,"给你授勋。""去你的,我才不要呢。"www.140.xx_x得得啪永久备用域名
  "为什么?说好了的,你不认帐啊?"
  "就是啊,为什么不要啊?你看,我都有,"薛诺转过身,把自己的臀峰对着司徒清影,回过头,指着自己圆圆的小屁股,"不好看吗?妈妈也有,茹嫣姐姐她们都有。""不是不好看,我…我就是不想要。"
  "算了,算了,"侯龙涛从床头柜上的烟盒儿里掏出根儿烟点上,深深的吸了一口,"有了这种文身,以后要想再跟别的男人就难了。""什么!?"薛诺一听就急了,拉住司徒清影的手直摇,"姐,你…你真的还想再找别的…""别胡说了,"司徒清影坐了起来,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,然后才安慰起妹妹来,"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…我…我怕疼。""扑,"侯龙涛差点儿没把嘴里的烟头儿吐在床上,"你…你怕什么?""怕疼,怕疼,你耳朵有毛病啊?"
  "开玩笑吧?你跟人打…"男人没再说下去,他知道何莉萍不喜欢这个干女儿的那段历史。
  "那能一样吗?我从小儿就怕打针什么的,想起来就起鸡皮疙瘩。""你又不是没文过,"薛诺把姐姐的小腿抬了起来,看着她的脚心,"你这朵樱花儿…""那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,估计我还不知道什么叫疼呢。""不是特别疼,跟打针不一样,我都能忍住,我才不信你忍不住呢。"两个女儿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个没完,何莉萍本来是不想掌控大局的,可一瞧侯龙涛,在一边儿看的还挺津津有味儿,根本就没有要"出头"的意思,自己要是再不说话,也不知道得耗到什么时候了。

↑[返回顶部]↑

底部广告位结束-->

    我们不生产AV,我们只是AV的搬运工!防艾滋 重健康 性冲动 莫违法 凑和谐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访问请不要沉迷成人内容,为了您的学业和身心健康请速速离开!
    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自行离开!
    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    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给网页广告联系邮箱地址来信,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,谢谢!